5月24日-26日,2021中國休閑度假大會在山東省東營市舉辦。會上,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首席專家,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會長魏小安發表了主題演講:《挖掘休閑內循環,推進文旅大循環》。

在他看來,旅游還遠遠沒有進入“后疫情時代”,而是進入了“常疫情時代”,在“常疫情時代”他有哪些思考?

一、中國城市不能怕“亂”

他認為,中國旅游發展到現在42年,硬開發的階段已經過去了,軟開發的階段來臨了,所以現在招商引資一點都不重要,招材引質才是根本性的東西。

(一)城市有機更新,這是城市下一步發展的方向。

(二)城市人文的追求,這種追求越來越提升,要求越來越高,實際上也把城市的短板暴露得越來越清楚。

(三)城市文化的挖掘,沒有挖掘哪來在地文化?

(四)城市消費轉型。

這四個變化直接決定了旅游下一步的發展方向。

“我們現在的短板是什么?第一個短板就是城市管制的問題,我們說休閑,休閑沒有人氣、休閑不能放松,這叫什么休閑?‘臟亂差’這三個字不可等同而論,‘臟’我們不能容忍、‘差’我們不能接受,可是‘亂’一定要接受,晚上我們休閑哪個地方都不能擺攤,不能擼串喝啤酒我們怎么休閑?很多城市不行,大家都不知道干什么,這樣把城市休閑的空間大大壓縮,本來有很多休閑的需求也被壓縮了?!?/p>

“第二個就是城市管理者和項目開發者的審美境界、審美要求以及能夠達到的審美水平,為什么大家都批評千城一面,就是我們多年來工業化追求,使我們在審美方面幾乎沒有追求。包括我們管理者和開發商,他們的審美境界和審美追求決定了一個地方的審美水平,也決定了一個地方的人文氣質、決定了一個地方的文化挖掘,這是我們現在最大的短板,這個短板說起來最軟,實際上影響最硬?!?/p>

他認為,疫情是個很大的變數?,F在從世界范圍來看,民眾恐懼,希望不要恐慌,中國恐慌恐懼都過去了,希望中國不要松懈,現在政府部門高度警惕,而老百姓已經完全松懈了,管他一下他還挺煩,但一旦出事大家又緊張了。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表示,在疫情常態化后,旅游需求轉向仍然不好判斷,但是如果場景、形勢不變,5年的時間可以培育出一代人的消費習慣,轉型就可能就會固定化。如果說今年疫情都解決了,大把的人又出國了,這就是一個轉型過程。我現在看,恐怕將來消費習慣形成了,大家會有一個感覺,干嘛要出國?中國什么都有。

所以,研究中國的城市休閑與鄉村休閑意義更大。

二、鄉村旅游綜合體要突出“異質化”

在演講中,魏小安講:“城市休閑是大眾性的,鄉村休閑是普遍性的,度假享受是新型消費,房車和營地是未來導向,這是中國旅游未來發展趨勢,消費引領供給、供給促進需求。這樣的一個過程從拉動消費來說,以短補長是一個選擇,每個地方的發展都有長有短,首先我們要長短相較,其次就是要揚長避短,再有就是要研究如何化短為長,有些地方有些因素是短板,我們能不能把它變成長板,是可以做到的?,F在高頻次、短距離、低單價、大眾化是一種趨勢,但是形成了市場分工體系,長短結合、高低俱全是成熟的表現?!?/p>

他認為,大家總說這個低端不行、這個大眾不行,這錯了,任何一個經濟體系一定是高端、中端、大眾,任何消費一定是分層次的。只要有效益能掙錢就是好的。一個產業的成熟一定是體系化的,這種體系化的成熟才是這個產業真正的成熟。

“循環就是要轉起來,這涉及到流量與流速,流量越大、流速越快作用越大,旅游的內循環、大循環基本概念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在發展的過程中,實際上我們一個基本的追求就是追求后工業化的發展,因為我們現在還是處在工業化后期的發展格局之中,關鍵是我們現在思路大體上還是一個工業化的思路,但是我們面對的消費、面對的需求已經是后工業化的需求了,這里面就形成一個落差,如果我們能夠追蹤后工業化的發展就有希望?!?/p>

在“常疫情時代”,鄉村休閑也成為業者關注和寄予厚望的領域。對此,魏小安認為,現在涌現出眾多鄉村綜合體,既然做綜合體量就確實綜合起來,就是說內容要綜合、功能要綜合、感受要綜合、體驗要綜合,但是我現在擔心的就是同質化,這就把鄉村的優勢給抹殺了,如果說這種都叫綜合體,能夠和當地的文化結合在一起,突出自己的異質化,這可能是個好事。

三、疫情殺死的企業要救嗎?

疫情對于旅游企業的打擊是前所未有的。魏小安也十分關注旅游企業的發展,他認為,從企業來說,一安全二健康三質量四創新,這是基礎,但是這些都需要成本,我從來不贊同優質低價,因為這違背了規律。

他說:“從疫情開始我就擔心恢復階段的惡性低價競爭,現在來看一團亂象,惡性低價競爭看到的不多,我倒看到了惡性漲價,尤其今年五一,這漲瘋了,這干什么呢?這是殺雞取卵,就是大家對這個市場缺乏信心,實際上反映的是這個問題。只為了眼前的人氣怎么保持長遠?”

雖然一些企業熬過了2020年,但魏小安認為今年的形勢沒有那么樂觀,“短期的熬因為簡單,但是一年多的時間過來了,我們還靠什么?所以實際上已經產生了另外一個效應——結構調整效應。比如原來我們有很多僵尸企業,這種結構調整效應在今年應該能體現的比較充分。一種是向頭部企業集中,一種是向優質企業集中。只不過疫情放大了這個過程,疫情集中了相應的矛盾。實際上傳統的旅行社業態已經崩潰了,所以線上線下結合這是趨勢。從這個角度來說,旅行社現在能做的:研學旅行、紅色旅游、老人家旅游?!?/p>

雖然對于個體企業來說,關閉是一種悲劇,但對于行業發展來說,未必。

四、旅游要素的九個變化

在大會上,魏小安歸納了旅游發展因素的九個變化,這其中既涉及到供給端,也有需求端。

1.傳統資源開發殆盡,影響逐步淡化。這是現在的基本情況,投資投什么?做什么?傳統資源已經基本找不到了。

2.傳統產品統治市場,后勁逐步減少。傳統產品是什么?以官方為主體的產品,占市場主流型,從長遠來看仍然是主流型的,不能因為休閑產品的發展就否定觀光旅游,第一代的旅游者一定是觀光旅游者,但是后勁逐步減少。

3.傳統市場全面轉化,新老交替進行。大家都很關心這一時代90后、00后,我們這些老家伙誰來關心?老年旅游市場也要關注,這是新老交替的時代,而且老年人也在逐步變化,老年人有大把的時間也有點錢但是一分錢舍不得花,所以老年人的錢基本被騙子騙走了,但是現在不同了,很多老年人敢花錢、想花錢,我們也讓他們會花錢。

4.快捷發展形成常態,傳統企業式微。我們現在已經很難劃個界限哪個是旅游企業?是不是旅游企業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干什么事,像美團,我原來以為美團就是賣菜的,我后來了解了一下才發現美團不得了,美團是生活服務平臺,這樣的生活服務平臺里旅游、觀光、休閑、度假占了重要的分量,這樣的企業不是旅游企業嗎?可是我們傳統的旅游企業實際上在一步一步的下滑,這就叫式微,尤其這兩年的疫情,疫情客觀上產生了一個作用就是使我們的產業結構得到調整,大把的企業倒閉,企業倒閉我們當然心痛,但是要看倒閉了什么樣的企業?比如說有的原來就是僵尸企業,倒閉就倒閉了,嚴格的說僵尸企業的存在是占用了資源,但是資源的效用很差,這樣的企業倒閉怎么了?所以實際上這種產業結構的被動調整或者強力調整正在進行,其中最大的變化就是傳統企業式微。

5.產業結構不斷變化,新興業態涌現。這樣就使我們的產業結構在不斷的變化,而且疫情影響下來大者恒大,資源在向頭部企業聚集,大的越來越大。優者生存,有一些中等企業或者小企業可以生存,因為它優,可是亂七八糟的企業該退出就退出吧。

6.投資結構超越旅游,跨越領域進行?,F在碰到很多投資商我都在問你們投旅游是投什么?他們的概念都是一個景區+一片房地產,這就叫旅游投資嗎?這樣的旅游投資意義不大,我們景區沒有多少可投的了,可是跨界進行的像融創文旅城,這是什么企業?就是跨界企業,從傳統旅游尤其我這種老旅游角度來說,你們就像強盜進來搶,后來我一想這個觀點不對,到底站在什么立場上?應該站在發展立場上,站在發展立場上就不應該有任何界限、框框,只要有利于發展就可以。

7.區位優勢逐步變化,交通優勢顯現。很多地方說這里很有區位優勢,是幾個大城市的中心,看了地圖我說你是幾何中心而不是交通中心,有些區位優勢實際上現在變成弱勢,但是大交通只要跟上來了就會把你區位的優勢和弱勢逐步調整變化,未來的發展這一條是非常關鍵的,比如像云貴川,尤其貴州原來地無三尺平,現在到貴州一馬平川,高速公路出了隧道就是橋梁、過了橋梁就是隧道,很自然調整過來了??墒窍衲z東半島區位優勢很好但是交通優勢不具備,所以就會影響這些地方的發展。

8.城市聚集格局突出、群體發展領先。下一步,建議各位投資商找城市群,若干大的城市群這是我們整個國家發展的主導。城市群的聚集效應越來越突出,對旅游來說,最大的聚集是人口聚集和消費聚集,人口聚集了、消費聚集了你不到那里去投資干什么?這就是一個大趨勢。

9.世界領先態勢形成,新型發展引導。像金準博士剛才說了一個觀點我很認同,什么國際化?嚴格來說中國旅游發展到今天我們前面沒有標桿了,我們習慣性的就是對標,什么地方無論地方還是企業動不動就是對標,我現在就問對誰?原來一說是新加坡,新加坡是一個城市概念,說到瑞士,瑞士是一個區域概念,瑞士8萬平方公里,黑龍江大興安嶺也是8萬平方公里,我到大興安嶺的時候我說你可以對標,你跟瑞士對標,這么大一個國家這么大的消費市場我們找誰對標去?尤其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我們在世界上已經形成了一個領先態勢,就要求我們有一個新型發展的引導。

他最后說:休閑度假我不叫這是個產業,休閑度假是一種生態,是一種社會生態、是一種消費生態,它也是一種社會現象,反過來倒是產生了一點,由于傳統的旅游走不下去了,現在大家都開始重視休閑度假了,這是好事也是我們的機遇,我也希望我們抓住這個機遇來謀求一個新的發展,這個發展不是說要增長多少,而是至少我能活下來,其次能夠不斷的提升,我們的目的是要提高人民群眾的生活品質,讓大家有更大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