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調查

青海銀行原董事長王麗的“奢侈品”人生

【懺悔】

說到奢侈品,我現在覺得人生最大的奢侈品,自由、工作和親情。

【演播室】

大家好,歡迎收看《深度調查》。

視頻中的主人公是青海銀行原董事長、行長王麗。

2020年2月2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一則消息:“青海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原黨組成員、巡視員、副局長王麗被開除黨籍和公職?!?/p>

【解說】

王麗,女,漢族,1962年12月出生。剛走入工作崗位就進入中國人民銀行西寧分行工作;從2005年起,王麗任西寧市商業銀行,也就是現在的青海銀行行長;2008年任董事長,至2018年7月卸任,分別擔任銀行行長達12年、董事長10年之久。那么,王麗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我是接觸過她的一些涉案人員,包括一些金融界里一些頂尖人物,對她都是用“欽佩”兩個字來形容。

【解說】

王麗業務能力強,是她在“人前”呈現的一面。然而在“人后”,還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標題】王麗的“人前”與“人后”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高巍

她是一個非常貪婪的人,從受賄數額來說,大的是二三百萬單筆受賄,但小的十萬塊錢也有,只要有人給她送錢她就收。在評價王麗的時候,有一些評價說是沒有守住底線,但是我們認為王麗根本就沒有底線。

【現場調查】高巍介紹王麗部分贓款贓物

記者:這一桌子全部都是王麗的涉案款物。

高?。哼@個僅僅是她涉嫌犯罪的部分涉案款物。這個是紀念鈔,實際上它和人民幣是等值的,按照現在的市場價值還要有一些升值,這個大概是五十萬左右吧。這個是一些黃金制品,這個比較特殊一些,是一公斤一根金條,我們也是第一次見。

這些都是黃金制品。這里的是麝香,青海的名貴特產,等于是禁止買賣的東西。

【解說】

王麗有一處私人住所,專門藏匿贓款贓物。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所有的裝修全部是追求最高檔化,包括她的壁紙,她根本就沒有貼壁紙,而是請人做了一個彩繪圖案,這樣配合她房屋的整體布局。

【現場調查】王麗私人住宅現場調查

高?。哼@里邊兒的主要就是,有一個暗格保險柜,我們來看一下。

記者:是藏在這個柜子里面。

高?。哼@個保險柜里主要是藏匿了她其它保險柜的鑰匙、與涉案款物人員的身份證、身份信息的復印件全部都在保險柜里面。

這邊的裝修比較有特點,就是這個墻,這個墻整個是找一個畫師。

記者:就是畫上去的。

高?。哼@里面呢,整整一柜子的愛馬仕絲巾,這個也是非常貴的,按照市場價,一條大概在三千到四千左右。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我們辦案子也20多年了,搜查(工作)也做了不少。確實是她作為一個女同志,又是個領導干部,她的房屋打開的時候,我們都感覺到是很震驚的。

然后是名牌的包,大概就有40多個,價值最高的也是一個定制的,當時我們了解價值是40多萬。

【解說】

這個讓辦案人員震驚的房產是王麗的私人住宅,其丈夫只知道在這個小區里王麗買過一套房子,但是具體的門牌號其丈夫根本不知情,這樣一處房產也成為了王麗藏匿涉案款物的主要地點。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我們在搞搜查的時候,她的愛人看到一半兒的時候就待不住,他說這看不下去了,我就走了行不行?他的愛人當時走的時候眼眶里都含著眼淚。雖然咱們說到他們的這種夫妻感情好像名存實亡,但是真正的看到這種的時候,我估計第一他愛人心里很難受,第二把他愛人也給震驚到了,沒想到真的用瘋狂兩個字來形容,瘋狂到這種地步。

【解說】

如此猖狂的貪腐行為為何多年沒有被發現?

【標題】躲過十余次調查 最終還是露出馬腳

【配音】

王麗在金融機構工作多年,人脈資源廣,此前又經過多次函詢及核查,部分舉報內容被舉報人在網絡上公開,導致王麗已有心理準備,對有關問題也考慮了應對之策。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高巍

她主要是把之前調查的時候形成的一些材料,包括對之前調查的一些辯解,全部搜集了相應的書證,然后進行了整理。我想她這個做法主要是應對我們如果就相同的問題再次對她進行核查的時候,她有一個充分的準備。

【演播室】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2013年,青海銀行由王麗主導的兩筆貸款,貸款本金是3.7億元,這兩筆貸款在發放之前就存在重大問題,但在王麗的安排下,全部予以辦理,發放之后貸款一直未能收回。

到了2017年,省紀委對此問題再次核實,并將相關線索向公安部門做了移交,同年接受貸款的老板被公安機關以涉嫌貸款詐騙犯罪立案偵查,到了2019年,在司法機關同步調查的基礎上,紀檢監察機關迅速行動,展開了細致的調查,并通過貸款辦理環節中的主要經辦人員鎖定了王麗涉嫌濫用職權的事實。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高巍

因為這次我們也吸取了前面的一些教訓,我們切中了她的兩個關系人,這兩個人我們圈定為是她的身邊人。我們從這個角度入手,既可以迅速來接近這個案件的真相,但是我們又可以不驚動她。

【標題】迂回辦案 側面突破

【記者調查】案卷材料

記者:王麗這個案子您也一直在跟著是吧

辦案人員:對,我從案子的初核一直到移送檢察院,我全程都參與了,下面我們先來看一下王麗的案卷。

記者:全部都是王麗的案卷嗎

辦案人員:對,王麗的案卷特別多,大約有七十多卷,你看這些違法的大概是有五十多卷。然后這邊這部分是違紀的,大概是有二十卷左右,然后這些卷子加起來,總共是一萬五千多頁。

【演播室】

任何饋贈都不是免費的,都已在暗中標明了價碼,最終都要付出代價。王麗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蛻變、腐化?背后又反映出了什么問題呢?

【標題】王麗蛻變之路

【配音】

王麗是能人腐敗的典型。從青海銀行剛開始籌建時資產規模只有10個億,到她離開的時候資產規模達到了1000多個億,部分指標在全國商業銀行中名列前茅,王麗曾經在青海銀行的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然而在目睹“金融圈”部分企業老板、所謂“金融大鱷”出手闊綽的瀟灑揮霍后,思想開始逐步發生變化。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包括開會,給一些所謂的會議補貼或者是禮金,以這種名義給的,一出手就是幾萬歐元,甚至是幾萬美金。她拿到手里的時候,覺得自己所謂的收入,好像跟自己建立起來的、取得這種價值不匹配。她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的就是:“我從門里離開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土鱉’”一樣?!边@是她說最早心理失衡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解說】

王麗剛開始也覺得拿錢不對,但是轉念一想,別人都能拿,我為什么不能拿。在這種失衡的心態下,逐漸開始追求奢華生活,無所顧忌地貪污斂財。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審理處副處長 蔡豫新

王麗作為黨員領導干部,在如何面對成績和個人能力,與組織的培養之間關系的把握上出現了偏差。在她的成長進步的過程中,更多是看到了自身的付出努力,而忽略了組織對她的培養。

【懺悔】王麗懺悔視頻

自己在整個的事業發展過程當中,是有些自我膨脹的,我把銀行的這種發展,更多的在別人的恭維、別人的吹捧下,當成了自己的本事,當成了自己的能力,實際上這是組織給予的平臺、組織給予的權力。在這一點上,實際上是自己的一種放縱。

【標題】在別人的吹捧下,放縱、膨脹、自負

【解說】

與此同時,家庭的不和諧也是一大原因。很長一段時間,二人唯一的聯系,僅剩一紙結婚證。

工作上“女強人”,生活上“失意者”,讓王麗特別愛面子、特別敏感,她永遠不想讓自己的下屬或者同事看到自己失落的那一面,在外給人造成的印象就是兩口子還不錯。家庭上的缺失對她整個心靈的扭曲,產生了很大的負面作用。

【字幕】在矛盾中一步步瘋狂

這樣扭曲的生活也讓王麗的性格特別矛盾。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我覺得印象最深的,她說她以前有一條褲子要改,讓她的助手(幫忙)。也不是什么名牌的褲子,她說穿著還合身。但是她所有斂到手的這些奢侈品和服裝等等,她幾乎就沒穿出過她自己那間屋。

【解說】

大肆收斂來的奢侈品,但卻不敢穿戴出房屋。那些堆滿房間的奢侈品對王麗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個虛榮的意象,讓王麗獲得心理上的補償。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尼于鶴云

她說她最大的傷感就是在自己的那間屋子里才能找到平靜,最大的快樂也就是對著鏡子欣賞自己。把這些奢侈品穿在身上,戴一戴。有的像寶石項鏈,這些服裝穿在身上,對著鏡子照一照。其實她說她內心特別矛盾,也特別痛苦。

【懺悔】王麗懺悔

我覺得金錢都是身外之物,真的,尤其對像我這樣在組織的關懷厚愛下,早就衣食無憂。其實金錢本身對自己根本都不需要。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接受了這么多不該接受的東西。其實說白了,這些金錢物質到最后就是人生的殉葬,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用處。

【標題】

金錢物質到最后就是人生的殉葬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審理處副處長 蔡豫新

王麗對自身的青海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的定位出現了偏差,對自己黨員領導干部定位出現了偏差,她把自己更多地理解為自己是就像私營老板,私營企業的老板一樣。沒有用黨的紀律,黨員的標準要求來約束自己,反而跟私營企業的老板在接觸的過程中進行攀比造成心理失衡,最后一步步走向貪腐的深淵。

【懺悔】王麗懺悔

離開了組織離開了工作,我覺得人就像沒有了靈魂和脊柱,就像癱在地下的一堆皮囊。一切都在于自己沒有珍惜、沒有珍重,也不知深淺,這是我現在最大的悲哀和絕望,也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和絕望。

【演播室】

回顧王麗案,我們不禁產生深深思考,一個國有銀行管理者,近二十年中如此貪污腐化,為何能夠躲避重重監督?王麗案,又帶給我們什么樣的思考呢?

【標題】部分金融單位黨的建設被弱化和邊緣化

【解說】

長期以來,一些國有金融機構“利”字當頭,過度強調其市場屬性,忽略自身政治責任、社會責任,缺乏金融報國情懷。從查處的案件來看,在國有金融領域部分單位,黨的建設被弱化和邊緣化。

【采訪】青海銀行黨委副書記 李全

王麗違法違紀的這么一個案件,教訓是非常深刻的?,F在回想起來,我想根本的原因,還是黨的建設和黨的領導缺失,弱化、淡化、虛化的問題還是比較嚴重的。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高巍

總的來說,就是理想信念發生了偏失,然后價值觀,世界觀,都發生了一些偏差。實際上一個干部如果能力越強,他的政績觀產生偏差的話,給企業,給國家帶來的危害,往往是越大的。所以我們覺得對干部的政績觀,正確的政績觀的引導,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解說】

除此之外,金融系統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直接和錢打交道,相比其他系統違紀違法者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金融系統直接“靠錢吃錢”,手段也更加隱蔽多樣,這也可以說是金融系統案件易發且涉案金額往往較大的直接原因。因此,金融系統的監管就顯得格外重要。

【標題】金融系統監管亟待加強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高巍

因為國有企業,尤其是國有金融機構,專業性很強,導致她的一把手權力過于集中,所以監督無法跟上的話,導致一把手權力過高。

【解說】

金融行業權力運行封閉,業務透明度不高,專業技術性強,實際工作中長期存在監管盲區和空檔。王麗案后,青海省紀委監委下發紀檢監察建議,督促企業進行深入整改。

【采訪】青海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高巍

我們針對青海銀行存在的問題,我們也向咱們的青海銀行,也發了監察建議,主要就是從剛才談到的,第一個是,咱們黨委要履行起主體責任,要理直氣壯的管好一切。第二個就是,咱們監督作用要跟上,監督當然是幾方面的監督。

另外我們把監察建議,也像咱們的國資委,向中國人民銀行,包括向咱們的銀監局,向他們這個地方金融管理局,都抄送了。對上面所列的問題,我們也都希望能夠引起這些監管部門的警醒和重視,杜絕類似的事情再發生。

【解說】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必須把“國企姓黨”的意識融入國有企業領導干部的血液靈魂,切實把黨的領導融入企業治理各個環節,強化理論學習和黨性錘煉。守住“底線”,不越“紅線”。

【演播室】王麗沉迷于紙醉金迷和個人成就的虛幻中不能自拔,其自己也說道:“這些金錢物質到最后就是人生的殉葬”。王麗案再次敲響了警鐘。我們要堅決查處金融領域腐敗問題,加強金融領域監管,打造一支黨性堅定、政治過硬、專業精通、作風優良的金融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