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韋國峰 黃輝 齊學家 陳曉晴 張東岳 荊培軒 韓育霖

【本期導視】

解說:他利用手中主政一方的權力,幫助家族企業瘋狂斂財

郎宏:這樣一進一出,徐家輕松收益高達10億多元。

解說:他縱容默許家族成員暴力壟斷經營業務

吳雪峰:我們找被害人調查取證時,被害人家里仍然害怕打擊報復,不敢講實情。

解說:他本想改善家族生活,弟弟妹妹卻鋃鐺入獄

徐長元:我母親去世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說,一定照顧好弟弟妹妹。我現在不但沒有兌現對母親的承諾,把他們都領進了監獄。

主持人:他叫徐長元,遼寧省大連市原副市級干部、金州區委原書記。2018年,遼寧省紀委監委針對多封關于他的舉報件展開初核。后經查實,徐長元嚴重違紀違法,給國家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而這些錢大部分都流向了其家族企業。徐家的巨額財富從何而來?徐長元又在其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

【深度調查過場片花】

主持人:據了解,在涉及徐長元的舉報材料中,有一位名叫王海的商人多次出現。循著這一線索,記者專程奔赴大連進行探訪。

【記者外景】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大連船舶配套產業園。在遼寧省紀委監委對徐長元案進行審查調查的過程當中發現,其有10億多元的違法所得都和這家產業園以及它的董事長王海有關。

【解說】事情還得從10多年前說起。2009年,彼時的王海只是一個從事凈水器生意的小老板。故交徐長元則任長興島臨港工業區管委會主任。在他鼓動下,王海借款成立船舶園公司。

受土地指標限制,船舶園的土地無法辦理土地使用證。經徐長元操作,長興島國土局違規將管委會名下的國有土地使用證,變更為船舶園名下,為王海向銀行貸款提供方便。

【同期】遼寧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郎宏:在此后的3年里,船舶園公司利用違規辦理的土地使用證向數家銀行貸款,共計貸了47.82億元,并且把這些錢全部轉入到了徐家實際控制的長波物流集團的賬戶里。之后,徐長威(徐長元的四弟)以長波物流的名義,以月息三分的價格,又把這些錢借給了船舶園公司。這樣一進一出,徐家輕松收益高達10億多元。

主持人:通過王海這個“白手套”騙貸,光利息就賺10億多,讓人觸目驚心。調查中還發現,作為地區政策制定者,徐長元經常鉆政策空子。比如當時長興島管委會針對招商引資出臺的優惠政策,為何也變成了他為家族牟利的工具呢?

【同期】徐長元:我們管委會就按照什么呢,凡是進來外資,按照5%給你獎勵。獎勵給他是12來億,就是給了6000來萬,那么他這部分錢當中肯定是給了我弟弟一部分。

【解說】徐長元說的“他”是徐氏家族的另一名利益代言人王守寬。在徐長元的授意下,徐長威將王守寬名下衡逸公司的土地開發項目由內資變為港資,從而騙取長興島開發區6200余萬元獎勵款,徐家則從中分得4000萬元。

主持人:以權謀私,心無戒懼。思想的口子越開越大,徐長元的表現也越來越肆無忌憚。記者采訪獲知,在當地一個木材市場的動遷中,徐長元利用自己提前獲取的內幕消息,騙取了大量補償款。

【解說】2008年,徐長元了解到甘井子區某地塊有收儲計劃,便指示徐長威和王守寬提前買下這塊地,建立長威木材市場。

2009年,大連市政府計劃部分征用該地,徐家對價格不滿意,于是徐長威找到時任甘井子區常務副區長侯禎濤(另案處理),要求重新評估。侯禎濤沒有上會研究,便同意將補償款上調到2.4億元,最終徐長威和王守寬各分得1.2億元。

【同期】郎宏:到了2010年,該地塊其余的部分也被政府征用了。徐長元對這個價格還是不滿意,他授意徐長威大量偽造木材市場上的商鋪租賃合同,偽造地下管線等施工設施的材料,并且經過了侯禎濤的認可,該地塊最終獲得了9億元的補償款。

主持人:騙取貸款、獎勵款、補償款……可以發現,在徐家違法亂紀的樁樁事件中,徐長元更多時候扮演著“幕后軍師”的角色:一邊運籌謀劃、遠程指揮,一邊利用權力庇護、掩人耳目。這樣的心機,從20多年前擔任遼寧省莊河市政府副市長時就已經開始顯露。

【解說】1996年8月,徐長元擔任莊河市副市長,分管國有企業改革。得知該市工業物資總公司準備拍賣,就授意二弟徐長發參加競拍,并以99萬元的價格競拍到了產權。

拍賣結束后,徐家并沒有按照規定立即繳納全款,而只交了5萬元保證金就辦理了過戶。

【同期】遼寧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王永鋒:同年11月,在沒有經過土地評估程序,有關部門在徐長元的授意下,就把徐家上繳的94萬元企業競拍款,作為土地的出讓金收下,并開具了發票。

【解說】就這樣,徐長元借國有企業改制之機,利用自身權力影響,一款兩用,用一招“移花接木”低價攫取了家族資產的第一桶金。之后又以三弟徐長波的名義成立了長波物流公司。自此,徐家在莊河有了自己的“大本營”。

而正是這家看似普通的物流公司,卻讓當地百姓不寒而栗。

主持人:據了解,為壟斷行業經營、榨取利益,徐家逼迫司機繳納高額保證金。有的司機沒錢,被迫簽下高利貸欠條,利滾利欠下徐家高額債務。為了催討債款,徐家兄弟甚至動用暴力手段。

【同期】遼寧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吳雪峰:2018年,徐長元被立案調查后,我們找被害人調查取證時,被害人家里仍然害怕打擊報復,不敢講實情。

【解說】對此徐長元卻惺惺作態,輕描淡寫回避責任。

【同期】徐長元:這我知道,我記得我弟弟跟我說了。

【解說】事實上,徐長元雖未出面施惡施暴,卻充當了徐家涉黑涉惡的“保護傘”。

【同期】吳雪峰:他們家基本上就是政商黑三通。所以說很難說有什么實際的線索就能真正地體現出來。

【解說】徐長元的五弟徐長寶因涉黑問題遭到群眾舉報后,徐長元還親自上陣,出面平息事端。

【同期】吳雪峰:徐長元帶領整個家族的所有親屬,去找到這個舉報人,跟他談。能不能不再告了,當時的出手就是20萬美金。

【解說】從莊河市副市長、市長,瓦房店市市長,到長興島臨港工業區管委會主任,再到金州區委書記,隨著徐長元職務調整,徐氏家族“生意”也在其庇護下,從莊河一路延展到金州越做越大。

【同期】王永鋒:整個家族里頭所有的大的事情,都要經過徐長元的允許、徐長元的批準才能往下執行,包括一些大的投資、大的項目。

【記者外景】徐長元的家族企業涉及包括大連長波物流在內的多個公司。翻閱徐長元的審查調查書我們可以發現,這些家族企業,(單是)涉及騙取貸款金額就達到了30億元。

主持人:從巨額騙貸這一細節我們可以看到,家族業務的拓展并沒有讓徐長元感到滿足。亦官亦商的他,甚至想到了將騙貸、騙補等非法手段獲得的巨額財富,通過高利貸的形式再次牟取暴利。

【解說】在當地,一些企業因為資金周轉困難迫不得已找到徐家貸款,月息一般都在3%以上。如果前來的企業有好的項目被徐家看上,徐家就采取利滾利的手段,直至對方拱手相讓。

【同期】遼寧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孫溢儒:有一個洗浴中心的老板欠了錢,利息太高,根本還不上,就派一些社會閑雜人等打砸,不讓你營業,迫使他把洗浴中心直接轉到老徐(徐長元的五弟徐長寶)名下,迫使人家背井離鄉。

【解說】無獨有偶。2008年,某關聯企業陸續向長波物流高利借款,本息累計數億元無法償還。徐長元擔心收不回款,就授意將該企業兩塊已經抵押給銀行的土地違規收儲,由當地政府支付企業資金3.2億元,其中1.7億元轉入徐家賬戶。

為了達到控制銀行的目的,徐長元還違規將財政專項資金存在非國有銀行,把有決策權的銀行領導變成提線木偶,把銀行變成徐家自用的“提款機”。徐長威甚至利用徐長元的“影響力”,給各家銀行指定每年給長波集團的貸款任務。

【同期】王永鋒:到銀行去貸款可能貸不下來,這個時候就會有人推薦你,去找徐老四(徐長威),不用任何抵押,不用任何手續,3個億5個億的資金,打一個電話,(銀行)就給你劃到賬上。

主持人:諷刺的是,為家族企業斂財無度的徐長元,平時總是展現出清廉的假面。臺上臺下,可謂判若兩人。

【解說】徐長元在職期間,一面號召干部要在弘揚正氣、清正廉潔上做表率;一面卻大搞權錢交易,單在干部選拔任用、企業經營等方面收受的財物就達到9400多萬元。生活中也是極度奢靡,自2008年以來,每年農歷正月期間,徐長元都會組織聚會,大宴親朋。

【同期】孫溢儒:春節他可能是持續幾天,比如說位置比較顯要的老板,體量比較大的,還有大量的社會官員和各界名流,可以到他家去吃飯去,然后也是高檔菜肴,美酒禮花。

【解說】以“大家長”自居的徐長元,甚至把家風家教做成了裝點門楣的表面文章。

【同期】王永鋒:他們家特別有特點,還采取一個大家族不分家。過年過節的時候帶保姆回來做飯、帶司機,(徐長元)大發雷霆,專門開會就解決這個問題。就問這些弟妹們,你們是不會開車?你們是不會做飯?你還帶司機帶保姆?從此以后發現一次扣10萬。

【解說】顯然,徐長元并沒有深刻認識到家族問題的根源。多年來,他對弟弟妹妹失管失教,甚至一味放任縱容。致使他們頻頻利用其職務上的便利和影響力,在外橫行霸道、非法斂財。

【同期】孫溢儒:他說我只要我覺得對家里好,對這個小家好,我弟弟妹妹做啥我都支持。

【解說】最終,徐長元的四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因詐騙、騙貸、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行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到二年二個月不等的刑罰。

【同期】徐長元:我母親走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說,你一定要照顧好你的弟弟妹妹。我現在不但沒有兌現對母親的承諾,把他們都領進了監獄。

主持人:說到這兒,我們不禁想問,徐長元苦心經營20多年,為家族企業瘋狂斂財,究竟是為了什么呢?

【同期】王永鋒:用他的話講,窮怕了。窮怕了這三個字一直刻在他腦海里到現在。(小時候)五個兄弟就一條褲子,真是誰出門誰穿,在家的就光屁股趴在炕上??幌际菭€的,窮得一塌糊涂。

【解說】從當上村大隊書記開始,出身于貧苦家庭的徐長元始終迫切地希望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隨著手握權力越來越大,接觸的資源越來越多,心中漸漸種下了“做官只為發財”的種子。

【同期】王永鋒:他有多少錢他都認為不安全,他對數量的依賴,對金錢的數量,在他腦海中應該是越多越好,沒有一個害怕的概念。據他自個兒交代問題的時候,他幾十萬的賄賂,幾十萬美金的賄賂,他很輕松地就說出來了。

【解說】就這樣,徐長元把做官當成謀求個人私利的工具,不斷逾越黨紀國法的底線和尺度。

2019年1月,退休3年多的徐長元被開除黨籍,并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提起公訴。2020年9月,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徐長元案。其因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等十余項罪名數罪并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同期】徐長元:我現在痛心疾首的是對黨和人民造成這么大的危害,這是我非?;诤薏灰训氖虑?。

主持人:在該案中,徐長元利用手中主政一方的權力,以官護商,以商養黑,非法干預金融、插手工程項目等,嚴重危害經濟社會秩序。這說明一段時期內其所在地區的政治生態出了問題。部分黨員領導干部紀律規矩意識淡漠,政商勾結、權錢交易大行其道。以案為鑒、徹查徹改,至關重要。

【解說】以徐長元等案為鏡鑒,2018年以來,截至2020年6月,大連市委先后3次召開領導干部警示教育大會,強化對“關鍵少數”的警示震懾。開展市管黨員領導干部對標“六大紀律”活動,大連市共有852人如實向組織報告有關情況,有35人自查發現違紀問題。大連市紀委監委通過各大媒體平臺,21次通報61起涉及124人的典型案例,公開發布審查調查等案件信息43起。

主持人:據了解,遼寧省紀委監委還通過抓好問題線索處置、廉政檔案建立、專項督導檢查、紀檢監察建議運用等舉措,持續加強對聯系地區“關鍵少數”的日常監督。2020年1-11月,遼寧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處置問題線索總數62042個,立案30975件,處分22252人,始終堅持“嚴”的主基調毫不放松。與此同時,不斷完善制度機制,強化制度執行,通過以案說紀等方式,增強干部遵規守紀的思想自覺,推動實現政治生態的“山清水秀”。

深度調查,我們下期再見。